泣血雁城(二十四):方先觉被唐娜救出 蒋介石授予其青天白日勋章

2015-08-24 17:47:24  [来源:华声在线]    [责编:蒋俊]
字体:【

接上篇:泣血雁城(二十三):日军发起第三次总攻 衡阳告急方先觉接受谈判

重庆,蒋介石官邸。接到方先觉最后一电后,蒋介石悲痛不已,不停地祷告:“只有上帝能拯救我英勇的第十军官兵。”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悲痛之切,实为前所未有也。”

不久,蒋介石向全国发布通电:览电(即“最后一电” )肃然,至深悲痛,其慷慨就义,视死如归,可谓壮烈极矣,现方军长本人虽生死未卜,而其生平不屈之志,实为全国同胞所深信,我第十军全体官兵对于此役,不仅发挥我革命军人以一当十,以百当千的精神,亦且实践作战至最后一兵,最后一弹之训条,询无愧于为我总理之三民主义之信徒,与革命军人以身殉国之楷模,足重我之存仁取义,千秋万世之光辉……。我全国官兵应以第十军此次在衡阳壮烈牺牲为模范,共誓必死之决心,益励奋斗之精神,同仇敌忾,为已死同胞复仇,为国家民族雪耻,有我无敌,前仆后继,以达成神圣之天职,而争取抗战最后之胜利。

整个重庆陷入悲痛之中。

蒋介石召见军统局长戴笠,命他设法拯救方先觉。

衡阳。方先觉等军师长被关入城外一座天主教堂内。第十军其余官兵,在敌武装监视下,抬着伤员向城外散去。趁着混乱之际,唐娜与宫达军在铁炉门附近汇合,躲在一间民房内商量对策。

“停战也是无奈的选择,我们不能怪军长,总不能眼看着7000伤兵惨遭屠戮吧。”唐娜眼圈有些红。

“算了,不讲这些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宫达军问道。

“我已接到命令,要我设法救出方军长,然后向重庆方向转移。”

“敌重兵防护,恐怕没那么容易。再加上到处都有敌游动哨,如何脱身。”

“忘了告诉你,我们在草河岸边埋有日军服装和几只内胎,草河对岸敌兵力稀薄,可从那个方向渗透出去。”

“我明白了,好,就这样干。”

于是,趁着天黑,一行十余人悄悄向草河岸边摸去。不一会儿,唐娜他们装扮成日军巡逻队的模样,向天主教堂方向走去。

路上,见有两个通讯兵模样的鬼子在架线,唐娜手一挥,手下两把匕首刺入这两个鬼子的心脏,俩人悄无声息的倒下了。唐娜命人带上电话机。

他们悄悄摸到天主教堂附近。在找到一根通往天主教堂的电话线后,唐娜把电话接上去了。

在侦听一番后,得知守卫天主教堂的鬼子队长叫吉野。于是宫副官把电话摇了过去。他用日语问道:“是吉野队长吗?” “哈依”

“我是竹内少佐,将军要面见方先觉军长,我马上派人把他押送到指挥部来,到时候请你给予方便。”

“哈依。”吉野不敢怠慢。

约半个小时后,唐娜他们出现在天主教堂门口。

“是吉野队长吗?我们奉命带方先觉军长到师团指挥部,请多关照。”唐娜手下一个士兵用日语说道。

吉野队长也没多想,派人将方先觉带了出来。一行人迅速消失在黑夜中。

直至来到安全的地方,唐娜才脱下军帽:“军长,是我。”黑暗中,方先觉根本没注意到对方竟是自己手下士兵。

“我们奉命救你出去。”几个士兵已经把汽车内胎推到河边。

“不,我决不能丢下我的师长们孤身一人走,你们把我送回去。”

时间紧迫,不能再僵持下去,唐娜示意宫副官动手,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军长,宫副官哪敢下手。

唐娜只有自己上阵了。“军长,得罪了。”说罢,一挥手臂,砍在方先觉脖颈上。方先觉被砍晕过去。

几个士兵将方先觉抬到内胎上,推着内胎向对岸划去。

唐娜、宫达军,郭庆东等几人留在岸边掩护。见方军长他们已安全抵达对岸,唐娜、宫达军他们也跳入河中,向对岸游去。

等队伍到齐后,宫达军把唐娜叫到了一边。“实不相瞒,我曾是中共特科下面红队的一名成员,我的直接领导是陈赓,后因顾顺章叛变,上海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我与组织失去了联系,无奈之下,为了糊口,才去当兵。如今第十军完了,我还是去投我当年的老首长陈赓去。方军长那里,就拜托你了。”

“我早看出你不是等闲之辈。人各有志,不能勉强,也许我们缘分未到,刚一认识,就要分离,不知我们还有没有再相见的那一天。”唐娜扑到宫达军怀里,失声痛哭。

宫达军吻着她的泪脸,心如刀绞,经过这四十七天惨烈激战,俩人历经几次生死,更加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感情。可命运却注定他俩要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叫人如何不纠结。

俩人长久相吻,舍不得离开。

直到远处传来一声凄沥的枪声,俩人才惊醒过来。

唐娜抹掉眼泪,对着手下一挥手“出发。”于是一个高大的士兵背起方先觉军长,一行人消失在黑夜中。

宫副官向他们的背影挥着手,直至看不见对方为止。宫达军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不久也消失在夜幕中。

方先觉军长历尽艰辛,抵达重庆后,受到蒋委员长亲自接见,并被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以示嘉奖。

唐娜被晋升为上校,并被授予宝鼎勋章一枚,小分队其余人员也分别获得嘉奖。

宫达军历经艰险,找到当年的老首长陈赓,成为他麾下一员骁将。

中共中央负责人毛泽东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评论,称“坚守衡阳的第十军全体官兵是英勇的。”

战后,国民政府在衡阳保卫战旧址设立衡阳保卫战纪念碑,以缅怀衡阳战役中为国捐躯的第十军7000余将士。

谨以此篇献给中国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

作者:曾富志

(完)

相关专题:抗战历史小说连载:泣血雁城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