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回忆长征时曾气愤地控诉谁“他要饿死我们”?

2016-10-10 18:01:35  [来源:人民网]  [作者:曲爱国 张从田]  [责编:张建强]
字体:【

  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红2方面军部分领导干部合影。前排左起:甘泗淇、贺炳炎、关向应、王震、李井泉、朱瑞、贺龙;后排左起:1.张子意,5.陈伯钧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曲爱国、张从田,原题:红二、红四方面军北上甘南

  在红2、红6军团同红四方面军会师前后,中共中央与朱德、张国焘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就红四方面军和红2、红6军团北上问题交换了意见。

  5月25日,中央电告朱德、张国焘,分析了形势,提出了红四方面军和红2、红6军团迅速北上的战略方针,指出:“国内及国际的政治形势均取得暴风雨般的姿态向前发展,党的反日统一战线的成立,目前议事日程上的具体任务是建立西北国防政府,争取迅速对日作战,以走向建立全国国防政府,彻底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在通报了中央与西北地方军事力量的统战工作成就和红一方面军西征作战情况后,电报写道:“四方面军与二方面军,宜趁此十分有利时机与有利气候,选定大计,或出甘肃,或出青海。在兄等大计决定之后,一方面军适时向天水、兰州出动,进一步策应兄等,使蒋军不能拦阻,至于奉军已与秘密约定不加拦阻。”这对促使张国焘放弃分裂活动,加速北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5月25日,中央又致电红四方面军和红2、红6军团领导人,指出国内及国际形势极为有利,“四方面军与二方面军,宜趁此十分有利时机与有利气候速定大计,或出甘肃,或出青海”。

  6月10日,朱德、张国焘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致电中共中央,表示“一致同意”北上,并“拟于六月底出动,向夏洮西北行动”,“二方面军大约6月20号前后集甘孜,休息十天跟进”。

  在此期间,“两广事变”发生,桂系、粤系军阀起兵反蒋,蒋介石被迫抽调大批中央军嫡系部队南下对付桂军与粤军。西北地区国民党军的力量受到削弱。根据变化了的形势,6月19日,中央致电朱德、张国焘及任弼时,指出:“时局形势已起大变化,这使中国革命走上了一个新阶段。党的任务是使抗日反蒋的统一战线进到高度具体化,即实行国防政府与抗日联军的组织。”“西北国防政府已经有了迅速组织的可能与必要。我们应以西北的发动去配合两广的发动。”“关于二、四方面军的部署,我们以为宜出至甘肃南部,而不宜向夏、洮地域。”6月25日,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又致电朱德、张国焘:“何日开始北上?经何路?何日可达何处?敌情如何?我陕甘应如何策应?均请见告。”并指出:二、四方面军“如能迅速出甘南,对时局助益匪浅”。

  朱德、张国焘接到中央指示后,决定部队北上向松潘、包座一线开进,进而向甘东南发展。26日,红四方面军派李先念率红89师和骑兵师组成先遣部队,经西倾寺前往阿坝,为后续部队筹粮。28日,张国焘、陈昌浩、李卓然在致徐向前、周纯全及各军首长电中指出:“党目前战略方针是在创造西北广大与巩固抗日根据地任务之下,主力红军首先向松潘、甘南行动,消灭该地区之敌王均、毛炳文等部;进而与一方面军呼应,横扫而东援,(策)应两广坚决抗日,扩大与加深民族革命战争,争取全中国人民苏维埃的胜利。”

  红四方面军全面展开了北上的准备,红二方面军到达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后,也立即转入北上准备。从7月初开始,红二、红四方面军各部分为左、中、右三个纵队,共同北上,向松潘、包座一线开进。

  集结在炉霍地区的红四方面军红9军、红4军第12师和独立师、红31军第93师及方面军总部为中央纵队,由徐向前、陈昌浩率领,于7月2日出发,经壤塘、查理寺、毛儿盖向包座前进;集结在甘孜地区的红四方面军红4军第10师和第11师、红30军第88师和红二方面军为左纵队,由朱德、张国焘率领,于7月3日出发,经东谷、西倾寺;阿坝向包座、班佑前进;集结在绥靖、崇化地区的红5军、红31军第91师为右纵队,由董振堂、黄超率领,于7月10日出发,经卓克基、马塘向毛儿盖、包座前进。任弼时在朱德的建议下,跟随红军总部行动,以便继续做张国焘和红四方面军领导人的工作,促进党和红军的团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