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中共高干新婚毛泽东曾去闹洞房并送打油诗道贺

2016-12-27 09:18:19  [来源:快乐老人报]  [作者:程中原]  [责编:张建强]
字体:【

 

  刘英(右)与蔡畅(右三)等在延安。资料图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6年11月28日第14版,作者:程中原,原题:毛泽东写打油诗贺张闻天新婚

  1935年10月18日,中央红军经陕西省定边县境抵达铁边城,再往前走就要进入陕北苏区了。张闻天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今后方针。

  到达陕北指明新的任务

  张闻天就当前形势与任务作了发言。他指出:过去决定要到达一个地区,现苏区已经在前边,这一任务一般的已胜利完成。他估计在这种形势下,“敌人势必从追击进到‘会剿’”。因此,当前我们的任务“应巩固、扩大苏区,而不是放手休息”。他还提出:“应批准”上次榜罗镇会议关于“在陕北创造苏区”的决定。张闻天还提出:“与二十五、二十六军关系,应更虚心,不是消极批评,而是积极提议。”在中央红军即将结束长征,落脚陕北,同红二十五、二十六军会合,开创新局面的前夕,张闻天的这些意见对全局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10月19日,陕甘支队到达吴起镇。这里已是陕甘边和陕北根据地的边境。中央红军的长征,到这里终于胜利完成了。中央红军驻扎吴起镇休整期间,10月22日、27日先后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常委会议。张闻天在政治局会议上分析了长征胜利后的形势,及时地提出了新的历史任务。他指出:到达苏区根据地,长征的任务最后完成了。现在新的任务是保卫与扩大这一苏区,并把保卫与扩大苏区的斗争变为直接的民族革命战争。要把反帝与土地革命直接结合起来。张闻天在铁边城会议上已提出巩固、扩大苏区的任务。这时他又将这一具体任务同日本帝国主义侵入华北,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高涨的政治形势联系起来,指明了新的历史时期的战略任务:将土地革命战争变为民族革命战争。

  纠正陕北肃反解救刘志丹

  对于军事行动方向,张闻天赞成毛泽东提出的“南下”方针。在10月27日常委会上,毛泽东提出“南下”同十五军团会师,隆冬之前解决战斗,打破“围剿”(红十五军团正在南线反对敌人的第三次“围剿”),扩大苏区。这次常委会还讨论了常委分工和组织人事安排。会议同意张闻天提议的方案:毛泽东负责军事工作,周恩来负责中央组织局和后方军事工作,博古负责苏维埃政府工作。

  张闻天在吴起镇亲自过问的另一件大事,是及时地着手纠正陕北肃反中的严重错误。他和毛泽东到吴起镇后就向当地干部打听刘志丹(陕北根据地创始人,时任红十五军团副军团长兼参谋长),得知:刘已被逮捕关押在瓦窑堡,而且在前方红二十六军中也进行了“肃反”。红二十六军营以上干部有几百人被捕,其中有些人已被当做“反革命”错杀。将刘志丹当做肃反对象,明显是一种“左”倾疯狂。张闻天和毛泽东一起立即采取紧急措施,制止和纠正错误。首先派贾拓夫携带电台到永宁山约陕甘特委书记到甘泉县下寺湾集中,组织部长罗迈同行。贾拓夫遇到陕甘特委负责同志后,证实了刘志丹被捕等事,当即电告毛泽东、张闻天等。党中央立即下令:停止逮捕,停止审查,停止杀人,一切听候中央来解决!

  张闻天和毛泽东到下寺湾后,直接听取陕甘晋省委副书记郭洪涛的汇报。他们“一致表示,陕北肃反搞错了,要纠正,要快放刘志丹同志”。张闻天立即委派王首道先去瓦窑堡接管陕甘边区保卫局,把事态控制下来。还组织了一个“五人小组”,在博古指导下负责审查错误肃反事件。张闻天对这件事抓得很紧,亲自过问五人小组的工作。到瓦窑堡后,很快释放了刘志丹、高岗、习仲勋等被关押的干部。11月底,张闻天主持了为刘志丹等平反的活动分子会议。陕北错误肃反得到及时制止、迅速纠正,挽救了陕北的党、红军和根据地,为党中央在陕北落脚创造了重要的内部条件。

  毛泽东补上“闹新房”

  中央红军于11月2日到达甘泉县下寺湾。第二天,召开政治局会议。会议讨论了新的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的组成问题,张闻天提议由毛泽东担任军委主席,并明确军委的权限,可以全权决定军事指挥问题。会后,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率领中央红军南下,于11月5日到达甘泉县道佐铺红十五军团司令部,同徐海东、程子华会合。毛泽东指挥了11月下旬的直罗镇战役,彻底粉碎敌人第三次“围剿”。

  张闻天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北上,11月7日到达安定县瓦窑堡。革命有了落脚点,张闻天才又成了家。同他结为终身伴侣的,是一起走过二万五千里征程的刘英。他们早在莫斯科就已相识,到瑞金后,由于有过去师生一层关系,刘英同张闻天比较接近,但也仅是一般同志关系。长征路上,刘英常到中央队三人团毛、洛、王处反映情况,张闻天对她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战友们都觉得他俩是合适的一对,有意成其好事。1935年4月,毛泽东提议、总政主任李富春经办,将刘英调到中央队当秘书长。刘英默默领受着张闻天的爱和战友的情,但打定主意,一心工作,同张闻天始终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张闻天尊重刘英的意志,到了瓦窑堡,这才悄悄征求刘英的意见:这下有了家,可以了吧?刘英微笑点头。于是,他俩结成了终身伴侣。没有举行任何仪式,也没有请客。熟悉的同志,像邓颖超、博古、罗迈,到他们的那孔小石窑洞里来坐一坐,说几句祝愿的话,就是庆贺。倒是毛泽东从前方到瓦窑堡后,来窑洞闹了一闹,算是补了“闹新房”的一课。毛泽东好说笑,又刚在直罗镇打了大胜仗,情绪很高。他踏进窑洞就嚷开了:“你们要请客!结婚不请客,不承认!不算数!”

  碰到开玩笑的场合,张闻天口讷,不知对答,还是刘英伶俐、泼辣:“拿什么请客呀?又没有钱,又没有东西!”毛还是不放松,笑着说:“那——不承认!”闹了一阵,毛泽东又说:“我倒是真心给你们贺喜来了,还写了一首打油诗呢!”接着朗声念了起来。这首诗,除了庆贺新婚以外,还将张闻天的民主作风夸了一番。(《张闻天传》,程中原著,当代中国出版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