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元帅为何会与被俘虏国民党中将结为至交好友?

2017-01-03 10:44:12  [来源:人民网]  [作者:梅兴无]  [责编:张建强]
字体:【

  11月,红二、六军开始长征。张振汉被迫开始去体验只有伟大军队才能进行的伟大长征。当时红军只有军团级干部才专门配备骡马,副团以上干部三四个人共用一匹骡马,只能驮运行李,但贺龙下令给张振汉专门配给了一匹骡马。一个被俘人员竟享受到红军军团级干部的待遇,张振汉不禁心头一热。

  1936年4月下旬,红二、六军团长征到达金沙江畔,奔腾的江水挡住了红军的去路,船只早已被国民党军收缴一空。贺龙派人把曾当过北洋军工兵营长的张振汉请来,向他询问渡江之策。张振汉环顾四周,见对面山坡有一片竹林,便建议砍伐竹子扎排渡江。贺龙连称是个好主意,对身边的参谋下令:兵分两路,一路砍竹扎排,一路再去寻船。张振汉还亲自示范如何把竹筏扎紧不被江水冲散,保证了红军两万人马顺利地渡过金沙江。

  翻越玉龙大雪山前,张振汉看见一群战士围着那门山炮议论着。原来为了轻装爬雪山,红军欲炸掉山炮。作为炮兵出身的他对炮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他主动找到贺龙,说重装备对部队作战太重要了,带着山炮走了那么远,炸掉实在可惜,建议把山炮拆分背着走过雪山。

  贺龙当即采纳了他的建议。看到张振汉主动为红军着想,贺龙十分欣慰,他把保卫局长吴德峰叫来当面交待:“前面会遇到意想不到困难,你们一定照顾好张振汉。我要让他活着过雪山草地。”

  张振汉骑着骡马,跟着部队沿着“之”字路朝着玉龙雪山顶爬去,看着红军战士背的背、扛的扛,驮着山炮部件艰难地爬行,他心里很不自在,脸上透出明显的歉意来。后来,这门山炮硬是被英勇的红军带到了陕北,是长征中唯一一门到陕北的山炮,后陈列于北京军事博物馆。

  雪山越往上路越难走,突然骡马失蹄,张振汉像一只沉重的麻袋滚下山去。保卫局的战士惊呼着,到谷底把摔得奄奄一息的张振汉找到。他已摔成重伤,双腿鲜血直流。保卫局的战士急忙找来急救包为他包扎,上级还特地增派几名身强力壮的战士和保卫局的战士一道,咬紧牙关把他抬过了雪山。

  进入茫茫无际的草地后,这位一向养尊处优的国军司令,又要经面临饥饿的考验。看护张振汉的战士,宁肯勒紧裤腰带,也要把为数很少的一点干粮和费很大劲才弄到的野菜留给张振汉吃。张振汉生了一身虱子,宿营时就自己捉,教导营营长陶汉章打趣地问他身上痒不痒,他非常乐观地回答:“虱多不痒!”

  张振汉跟随红军不仅完成了肢体上的长征,而且完成了心灵上的长征,他对共产党和红军的情感和看法发生了根本变化。到达延安后,他对贺龙一吐肺腑之言:“从共产党和红军身上,我看到了我们这个民族的希望。”

  王震与张振汉

  在红军将领中,张振汉最先接触的是王震。

  那是忠堡战斗打得最激烈的时候。在张振汉的司令部所在地构皮岭,每一条田埂、每一个工事、每一摊石堆,几乎都要经过反复争夺。当张振汉的司令部被山炮打掉后,张部人马顿时乱作一团,四下逃窜,他们不停地把一支支长枪短枪扔进粪坑里。

  红六军团政委王震从指挥所冲出来,带领51团对张振汉司令部发起向心攻击,将溃敌压制到一片包谷地里。他威严地立在俘虏群前,犀利的目光像两架探照灯在俘虏群中来回扫射着,最后聚焦在一个扎眼的士兵身上,那高大的身躯被一套窄小的士兵服裹着,胸脯的肉从上衣缝里鼓了出来。王震厉声问:“你是张振汉?”

  “鄙人张振汉。”张振汉只得硬着头皮承认,不情愿地走出俘虏群。他见王震年纪轻轻,一手提马刀,一手拎驳壳枪,腰束两颗手榴弹,料他是个连长,便说:“连长,我想见贵长官……”站在一旁的红军战士全乐了,告诉他这是我们的军团政委,张振汉的嘴惊成了一个“O”。仅此,王震便在他脑子里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张振汉是个博学多识的军官。王震参加革命前,读的书不多,但他很敬重也很乐意跟文化人打交道。在行军打仗间隙,他经常与张振汉交谈,谈红军的宗旨和信仰,也谈排兵布阵、天文地理,还谈他战败的原因,帮助他消除不服气、抵触的情绪,在潜移默化中感化他、转化他。渐渐地,两人的关系融洽起来。

  王震趁热打铁,与张振汉恳谈,希望他能为红军做些事。张振汉说我一败军之将,能做什么?王震说我知道你带兵很有一套,只需你跟我当个观察员就行。那段时间,王震把张振汉带在身边,时不时问他,这个连队怎么样?那个连长怎么样?他也坦言回应。对他的意见,王震认为可行,就立即采纳。张振汉由衷地敬佩王震,他发自内心地向贺龙赞叹:“有王政委这样的年轻将才,是贵军的造化啊!”有一次战斗红军处境危险,当大家惴惴不安时,张振汉却说:“不要紧的,王政委在那里。”红军果然化险为夷。

  张振汉嗜书如命,当了俘虏也不忘带着他的一箱子书。某日,王震见张振汉不说话,面有愠色,便问其故。张振汉忿忿地说:“你的士兵太无知!”原来有的战士把他的书撕来当手纸擦屁股了。王震的火直往头顶上冲,把相干人等叫到一起狠狠地批了一通,说:“太没有文化了,说不定有一天你会把马克思的书也用来擦屁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