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元帅为何会与被俘虏国民党中将结为至交好友?

2017-01-03 10:44:12  [来源:人民网]  [作者:梅兴无]  [责编:张建强]
字体:【

  1936年1月,红二、六军团长征进入贵州。29日拂晓,红六军团十六师作为先头部队,在师长周仁杰、政委晏福生率领下,从龙里快速赶到清水江支流顺岩河渡口。这条河虽不宽,但水流很急,必须架桥大部队才能顺畅通过。他们迅速取来十几匹布结成几十丈长布绳,由水性好的战士跳进冰冷刺骨的河中,拉到对岸固定起来。又从山上砍来一些树条,用藤条扎制成一个个三脚架作为桥墩,但三脚架放入水中,七八个战士都控制不住,被湍急的水流冲得七零八落。可后续部队已陆续到达,人员、马匹和辎重都汇集在狭窄的河谷地带,拥挤不堪。如果被敌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晏福生压力山大,亲自下水指挥,但桥还是没架成。

  王震看着在河里执着而徒劳地与激流搏斗的战士们,冲他们大喊:“等着,我给你们请一个军师来!”不一会儿,张振汉急匆匆地跟着王震赶到河边。他观察了一下现场后说:“你们架桥的基础工作已经做了,现在关键是如何把三脚架固定住。”接着他简单讲了自己的想法。王震马上拍板:“我看行,就这么干。”大家按张振汉说的办法,用大石块绑扎在三脚架的三个支撑部位上,置于水中就稳稳地固定住了,用拉过河的布绳把三脚架拴牢,再把一根根木条与一个个三脚架绑连在一起,然后铺上木板,一座牢固平稳、人马皆可通过的简易木桥很快搭建成功。晏福生由衷地赞叹:“有学问还真管用呀!”王震非常高兴:“你认识到这一点就是进步,不要以大老粗为荣,肚子里装点墨水才行啊!”

  长征一路走来,王震时常关心、照顾张振汉。在一次夜急行军中,张振汉驮在骡子背上的书箱子掉到深不见底的山崖下找不回来了,其中有他最为心爱的《二十四史》,他懊恼不已。王震知道后一直挂在心里,后来到了陕北,他买了一套《二十四史》亲自送给张振汉。

  萧克与张振汉

  红六军团军团长萧克是红军中著名的儒将,与同是儒将的张振汉交往自然更多一些,两人常在一起谈古论今,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1935年8月,红二、六军团打破敌人的“围剿”后,回师根据地休整,开办了红军学校,萧克兼任校长。学校有800名学员却缺少教员,萧克想到张振汉军事技术水平高,打算安排他任教。但有人反对:“打败仗的人怎么教打胜仗的?”萧克据理力争:“军事技术没有阶级性,一般战术原则,如行军、组织战斗、协同作战以及地形地物利用等都是军事科学,不管红军白军都要用。张振汉的长处我们应该利用。”贺龙支持萧克的意见。但张振汉的态度有保留,说自己是战俘,不便给红军讲课。萧克反复做工作说服了他。

  张振汉换上了一套红军军装,走进了高级班教室。班上的学员都是红军营以上干部。讲课中,张振汉说军事理论是一门科学,在实战中军事理论运用得好与否,直接关系到战争的胜负。这时学员中有人发问:“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讲理论你张教官一套一套的,可为什么你却让我们这些不懂什么‘理’呀‘论’的大老粗给活捉了呢?”有几个学员也跟着起哄:“是呀,张教官还是先把这个给我们‘理论理论’吧! ”引起哄堂大笑。张振汉一张脸窘成了猪肝色,没等下课就匆匆离开了教室,并托病不去上课。

  萧克亲自把张振汉请进教室,叫出几个“惹祸”的学员:“龙山打炮时,怎么没见你们抢着上呀?说说,打炮怎样才能击中目标?”几位学员面面相觑,摇头说不知道。“什么叫射程?”几位还是摇头。萧克向张振汉行了个军礼,请他解答。张毕恭毕敬地回了一个军礼,有条有理地进行了讲解。

  从此,学员们对这位张教官折服了,张振汉也更加用心讲课,把自己的军事知识和作战经验全部奉献出来。他用自己同红军打仗的战例,将深奥的军事理论阐述得通俗易懂,并亲自示范,讲解迫击炮、山炮的性能和操作技能,受到学员的欢迎和肯定。萧克后来说:“张振汉是当时红军学校公认的水平最高的教员。”

  11月份,蒋介石集中130多个团对湘鄂川黔根据地进行新的“围剿”,红二、六军团决定突围长征。长征开始前,萧克几次找张振汉询问国民党兵力部署情况,并就红军突围方向征求他的意见。张振汉很是感动,红军没把他当外人,他也认清自己的命运已经和红军连在一起,保住红军也就是保住自己。他就其所知提供了有关情报,指出国民党布防的薄弱环节在南边,红军突围可走南线。红军指挥部经过慎重的分析研究,参考了张振汉提供的情况和意见,做出了南下湘中、突破沅(江)澧(水)防线的战略决策,掌握了长征的主动权。

  在长征的队列中,昔日战场上的对手成了在长征中共患难的朋友。偶尔有了条件,萧克自做粉蒸肉,不忘请张振汉来一起“打牙祭”。长征到达延安后,张振汉被安排到红军大学任教,当时实行供给制,但张振汉享受了额外的优待,每个月另拿几块银元的“薪饷”。每当他发了“饷”,萧克就带上几个人上他那儿“吃大户”,到农家买些酒菜“搓一顿”。

  1937年,抗战爆发,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毛泽东在枣园接见张振汉,动员他回蒋管区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他回到了蒋管区,任过国军中将高参,他现身说法向国民党高官做统战工作。1948年10月他迁居长沙,加入民革,为长沙和平解放作出了积极贡献。

  全国解放后,张振汉任长沙市人民政府委员,湖南省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团结委员,全国政协委员。张振汉每到北京开会,萧克总要请他到家聚一聚,叙一叙。张振汉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到平反昭雪,恢复名誉。萧克在回忆红二方面军的峥嵘岁月时,经常提及张振汉,晚年还与张振汉的后人保持着交往,对他的儿子张天佑说:“你父亲的世界观的改造是在长征的血与火的斗争中完成的。”(本文原载于《中华魂》2016年12月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