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一入深似海:曹操家族的媳妇为何大多不能善终

2017-01-03 10:45:55  [来源:人民网]  [作者:刘黎平]  [责编:张建强]
字体:【

  对这两起先进事迹,我严重怀疑。因为甄氏对婆婆的感情似乎超出了应有的范畴,过火了点,作秀了一点。过分的举动背后必定有过分小心的心态。想甄氏本是袁绍集团的女性成员,因为一次动心的邂逅而成为曹家媳妇,在袁绍家原有的政治纽带已断裂,原有资源忽然蒸发,导致她是一个孤立的个体,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家族领域里,她需要一个安全的生存空间。要换得这个空间,必须取得家长的认可。要取得认可,不过火不行,凡是不过就是不及。甄氏的用心,可谓良苦。

  郭皇后出来混是要还的

  然而,甄氏的美丽用心没有换来美丽人生。曹丕即位第二年,因为新宠郭皇后,甄氏被赐死。甄氏死得很凄凉,披散头发覆盖面容,口里被塞进米糠,一副厉鬼的情状。

  甄氏是不幸福的,然而,剥夺她幸福的郭氏,幸福了吗?别忘记了,甄氏还有后人——儿子曹睿,就是后来的魏明帝。

  母亲的死,给曹睿幼小的心灵极大的刺激,他经常问郭皇后:我妈妈是怎么死的?郭皇后被问得心惊肉跳,尴尬地回答:“是你老爸杀的,关我啥事?难道你一个做儿子的,还要追究父亲的刑事责任吗?因为亲妈的事情杀后妈吗?”

  曹睿被激怒了,当他登基后,手里有了生杀予夺的大权,于是对已经是太后的郭氏“逼杀之”,也有资料说郭氏因为害怕而暴毙,反正,死得蹊跷不正常。要为母亲报仇的魏明帝给了郭太后与自己生母同样的待遇——乱发覆面,口中塞糠。当初你对我老娘怎样,如今我对你也怎样。

  第三代媳妇:工人家庭出身问错一句就没命

  曹睿的母亲甄氏是宫廷争宠的受害者,曹睿也为母亲复了仇,然而,仅仅是停留在报仇的地步,并没有因此意识到妇女同志的解放问题。当然,1700年前,要求曹睿同志达到这种觉悟,也难。

  曹睿的皇后毛氏,出身工人阶层。毛老爷子是流水线上做车子(当然是马车)的。换到现在,工人出身很光荣,但在当时却不怎么的。贵妃虞氏本来很有希望立为皇后,却让工人家的毛姑娘抢了指标,卞夫人安慰孙媳妇,虞氏酸溜溜地说:“曹氏好自立贱。”就是说曹家喜欢贱女人,这话估计把娱乐明星家庭出身的卞奶奶给惹毛了,虞氏被退货。

  毛皇后幸福吗?也是一种伪幸福。不久,曹睿这个花心小子宠爱一个姓郭的妃子。公元236年,魏明帝游后园,众妃相伴,郭氏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说了句:“应该通知皇后吧。”曹睿很绝情地说:“谁敢通知皇后,谁就别想活。”憋着一肚子委屈的毛皇后,第二天试探着跟曹睿说:“昨天游园挺快活吧?”仅仅是一次小心翼翼的打听,却把曹睿惹怒,十几个在场的证人没命,毛皇后也没命,一场风流吃醋以血腥结束。

  然而,为了给血腥蒙上一层幸福的面纱,曹睿还是给冤死的毛皇后很好的谥号,给予厚葬,又大力封赏皇后的娘家人。

  结语:《三国志》给曹家的媳妇盖上幸福的棺材盖,说曹家的媳妇们很幸福很经典,她们的风范“于斯为美”,是值得学习的榜样,“足以为百王之规典”。总之,曹家媳妇的幸福是一种不能说的秘密。

  这样对比起来,那位敢和曹操公开决裂,以跪着摇动纺车的背影给曹操送行的丁氏,真的是很幸福,很幸福。在丁夫人娘家窗外深情留恋又流连的曹操,真的很伟大,很伟大。对妇女,曹家算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事业也一代不如一代。

  豪门贵妇,好多都是光鲜锃亮的时装包装起来的一枚伪幸福苦果。当然,我讲的不只是三国时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