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志愿军越过“38线”后往南最远攻到哪里

2017-04-06 16:29:34 [来源:人民网] [作者:胡海波] [责编:张建强]
字体:【

  李奇微没有上钩,向他请教军事问题将会束缚自己的手脚,他只想问几个政治问题。李奇微说:“将军,假设发生苏联军队参战的情况,那么,您会命令第8集团军采取何种行动?”

  “嗯,我想这不大可能,“麦克阿瑟沉吟:“如果发生那种情况,我将命令第8集团军撤回日本。”

  “如果我发现战局于我有利,您是否给予我向敌人发动进攻的决定权?”李奇微得寸进尺,他要的是绝对的指挥权。

  “马特,第8集团军是属于你的,你认为怎么好就怎么干吧。”麦克阿瑟无可奈何,最近的失败消磨了他的锐气,不放手也不行了。

  李奇微的目的达到了。麦克阿瑟在最后还是摆出校长的架子发了一通议论:

  “千万不要小看黄皮肤的中国人,他们常常避开大路,利用山岭丘陵渗透,习惯于夜间行动和作战,他们是最危险的敌人。稍有不慎,就会铸成大错。”

  这是麦克阿瑟在这场战争少有的完全正确的言论之一。李奇微应该是记住这句话了,他离开东京直飞南朝鲜大丘机场。

  在机场上的记者们惊呆了。李奇微的个性装束比起麦克阿瑟来毫不逊色!他歪戴着一顶古怪的毛边帽,空降战斗服衣领上三颗将星和伞兵徽章闪闪发亮,一件马甲随意套在战斗服外,更让人提心吊胆的是,脖子上还挂着两颗黑不溜秋的瓜形手雷!麦克阿瑟可从来不喜欢摆弄这玩意。这两颗手雷可是真家伙!一直在李奇微脖子上陪着他度过了朝鲜岁月。每当有人就手雷的必要性问他时,他总是怒吼一句:“他妈的,这是战争!”

  到第8集团军走马上任后,李奇微干的第一件事是扔掉了铺在司令部餐桌上的肮脏床单和盛饭的瓦罐。堂堂司令部居然用这种东西凑合着招待客人,足见部队已失去了最基本的荣誉感!然后,李奇微下令拆掉吉普车上的帆布车篷:“把所有的车篷都给我拆下来!在战场上乘坐有篷的汽车,是在封闭的车厢里骗取一种自欺欺人的安全感和没有根据的舒适感。篷布挡不住子弹,这你们知道,这是一种同走投无路的鸵鸟把脑袋钻进沙子一样的心理状态。”从此,美军的军官在零下30℃也得坐在光秃秃的吉普车里来回奔跑……

  李奇微在各个阵地到处视察,和宪兵一起用手枪逼着南朝鲜兵返回前线,他当然清楚这样做的效果:“一会儿他们就会以更快的速度开回来的……”

  部队的状况让李奇微深感沮丧,第8集团军已丧失了所有的信心,士兵不相信指挥官,指挥官不相信还能打胜仗,所有的人一门心思就想着回家……

  李奇微决定先拿前线指挥官开刀,每到一地,他就把军官们集合起来进行一番训话:

  “诸位,美国步兵的老祖宗要是知道第8集团军现在这副样子,准会气得在坟墓里打滚儿!”

  吊儿郎当的军官们被镇住了。

  “你们再看看中国军队,他们总是在夜间行军,他们习惯过清苦生活,甚至吃的是生玉米粒和煮黄豆,这对你们来说,简直是饲料,简直是不可忍受的!他们能用牛车、骡马和驴子来运送武器和补给品,甚至用人力肩扛背驮。可我们呢?我们的军队离开了公路,就打不了仗!不重视夺占沿途高地,不去熟悉地形和利用地形,不愿离开汽车,结果连汽车带人一块儿完蛋!”

  李奇微对美军弱点有相当清醒的认识,他还必须消除军官们对志愿军的畏惧感:

  “我要你们记住,你们是步兵!你们必须学会走路!要知道中共军队并不是什么天兵天将,他们也是人,靠的是两条腿和步兵武器作战。他们的坦克和大炮数量少得可怜。他们没有制空权,他们的粮食和弹药供给几乎都是靠人力和畜力运送的,这必然会影响他们连续作战的能力。由此看来,第8集团军不能采取一味退却的战术,而是应代之以进攻。一旦实力允许,就应该使第8集团军转入攻势。当然,这种攻势必须协调一致,不能重复分兵冒进的错误。

  “为了恢复第8集团军的荣誉,我要求全军军官必须以身作则,在战斗时刻,我希望师指挥官们和他们的先头营在一起,我还希望团指挥官和战斗最激烈的连在一起。总之,哪儿炮火连天,指挥官就应该在哪里!”

  李奇微到处发表类似的训话,他甚至杀气腾腾地要求陆战1师:“把赤色中国血洗成白色!寻找敌人,再把他们盯在一个地方。找到他们!咬住他们!打击他们!消灭他们!”

  接下来,李奇微一气撤了5个师长,几乎换光了美军师一级指挥官,提拔了一批愿意跟着自己卖命打仗的少将。麦克阿瑟的宠儿阿尔蒙德将军同李奇微的第一次谈话就挨了批,很显然,他以后再也不敢像对待沃克那样和李奇微捣乱了。

  李奇微清楚,即使他像只铁皮屋顶上的猫一样到处跳来蹦去鼓舞士气,但彭德怀根本不会给他多少时间,败仗还是要吃的,这都是那个老家伙麦克阿瑟造成的。不过时机成熟时,他会立即发动反扑……

  第三次战役于除夕之夜展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