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志愿军越过“38线”后往南最远攻到哪里

2017-04-06 16:29:34 [来源:人民网] [作者:胡海波] [责编:张建强]
字体:【

  1950年12月29日黄昏,大雪纷飞,山林粉妆玉琢。志愿军的三个炮兵师进入了阵地,次日,所有的重炮四周用树枝和雪巧妙地伪装起来。志愿军向汉城进攻的各战斗梯队都已各就各位。31日黎明,所有的战士都已经在地下掩体里藏好,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里,没有一个人、一匹马、一杆枪或一枚炮弹暴露目标。

  下午5时,志愿军100多门火炮在主突方向进行了火力准备,一束束火光,一阵阵天崩地裂似的轰鸣,震破了战场周围的宁静。成群的炮弹,暴风雨似的飞向“联合国军”的工事,地垒,雷区,铁丝网阵地。敌阵地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江南岸的土地在颤抖!伏在战壕里准备冲击的步兵们兴奋地高叫:“咱们的炮兵,咱们的炮兵!”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第一次大规模使用炮兵。

  短暂的炮击一结束,3颗信号弹升起,冒着零下30℃严寒,志愿军将士从战壕中跃出,军号声、冲锋的喊叫声,震荡山谷和野岭。将士们闯过雷场,徒涉临津江,英勇地杀向敌阵,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开始了。这次战役被美军和南朝鲜军方面称之为“新年攻势”。

  彭德怀在指挥部的地图前低着头,来回踱步,焦急地等待着前线的消息。这次是中朝两国军队第一次联合作战,也是志愿军进入朝鲜以来第一次对有准备的防御之敌发起的进攻战役,潜伏在皑皑白雪中的中朝军队30万大军能不能突破防线,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突破临津江防线的重任,是由四野的精锐39军116师承担的。

  116师师长汪洋和政委石瑛在进攻前将地形摸个一清二楚,回去后经慎重考虑,决定走一着险棋,将突破点选在临津江对岸易守难攻、弯向敌方的地段,理由是地形对我不利,敌必防范疏忽。

  更大胆的是,116师还提前一天将7,500人和70门火炮潜伏在距敌阵地前沿仅150~300米的地段,连惯出奇招的军长吴信泉都给这个作战方案吓了一跳。在军作战会议上经过激烈争论后,吴信泉最后拍板:不出奇兵,难以制胜!

  果然,战斗一打响,防守此处的南朝鲜1师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116师7,500名将士从空无一人的雪原上忽然跃起,仅用5分钟就渡过临津江,大多数南朝鲜士兵几乎未及反应就被打了个落花流水。多年后,在南京军事学院给将官们上战役课的刘伯承元帅对116师突破临津江破天荒地打了满分,总参谋部则将这次战斗作为师进攻的典范,印发材料供院校和部队学习。

  116师还创造了一个抗美援朝之最。突破临津江后,该部继续向南猛攻100多公里,一直打到了三七线附近的水原,成为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往南攻得最远的一个师。

  在39军突破临津江的同时,38军仅用10分钟就在汉川滩上架起了一座浮桥。千军万马从这座桥上一举突破成功,放倒一片敌军后才发现这批尸体的鼻子特别大,是美国人。原来还以为全是南朝鲜兵守第一道防线呢!这一下38军更来了劲,一举攻克了号称“固若金汤”的敌阵地不说,有一个尖刀营竟孤军插入敌后40多公里,并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泅渡汉江,奇袭敌人老巢,一路所向披靡,缴获无数。

  40军、50军在38、39军两侧也全线突破临津江,左翼的42军、66军同样进展顺利……200公里宽的战线上,20万志愿军将士冒着弹雨奋勇向前,与“联合国军”展开了世界战争史上罕见的艰苦搏杀。仅仅一个小时,志愿军就全线突破了“联合国军”吹嘘为“铜墙铁壁的临津江”防线。这次战役企图的隐蔽性和中国军队出色的伪装技能,在世界军事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连李奇微都不得不沮丧地承认:“真没想到中国军人在这片毫无生机的荒原上发起了元旦攻势。”

  全线突破的消息传来,彭德怀心里像打开了一扇亮窗。除夕夜,他高兴地喝了好几杯酒,又和洪学智杀了两盘棋。

  韩先楚此时已经到了前线,他自己和志司作战处副处长杨迪外带一名参谋,组成朝鲜战场上赫赫有名的“韩指”,统一指挥右翼的4个军向前猛攻。韩先楚作战一直提倡机关必须精干高效,从长白山打到海南岛,他的指挥所也就十几个人,打到朝鲜竟越发少了,现在是3个人指挥4个军。不久,他调任西海岸指挥所司令员,统辖7个军,他的指挥所竟只增加了一个警卫员、一个炊事员,人称“5个人指挥7个军”。韩先楚跟着40军司令部一起过了三八线,路上险些挨了敌人的地雷,但不久就传来了好消息,继A防线之后,李奇微的B防线也被突破了,而且部队还在十几处地方包围了美军士兵,每一处少说也有1个营!

  大家都非常高兴,但韩先楚却冷静地说:“可能也就高兴一会儿吧,等天亮了,还不知怎么样呢。”

  果然,被围美军晚上用坦克围个圈,躲在里面不出来,志愿军手中的轻武器打不动铁乌龟,炮兵又跟不上来,只好望着瓮中之鳖叹气。到了天一亮,大批飞机过来低空扫射轰炸,掩护美军突围,地面上的铁乌龟也爬起来了,汽车也动起来了,躲在山上防空的战士们只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敌军逃跑,只有少量美军被歼。唉,手中的家伙不如人啊!

  在志愿军右翼4个军向南猛攻的同时,左翼的2个军也在奋勇争先。42军先用125师一举突破天险道城岘,又用124师顺着突破口向南猛插。吴瑞林要占领交通枢纽济宁里,堵住南逃的南朝鲜第2师、第5师退路,与正面进攻的66军全歼这2个师。

  372团2营教导员带了1个重机枪排、2个步兵排,从南朝鲜溃军中杀开一条血路向济宁里猛插。疯狂的追击开始了,沿路的南朝鲜兵“像只猴子上树打几枪”又缩回去了,这支100人都不到的志愿军小部队向几千敌人的腹心冲去。一路上,他们逮着个毛衣仓库,还俘虏了南朝鲜2师的美军上校顾问。一名叫冷树国的班长带着5个战士追赶一辆美军吉普车,率先跑到了济宁里,美国人的四个轮子竟让中国人的两条腿给撵上了!冷树国将这几个美军俘虏后,才发觉自己一直赤着双脚。他后来被志愿军授予了“追击英雄”的光荣称号。

  至此,像无法遏制的雪崩一样,“联合国军”全线大溃败。李奇微决心以身作则地去阻止溃军,把他们赶回前线,但形势是令人绝望的,他后来回忆道:

  ……在元旦拂晓,我乘吉普车想去找这支溃退的部队。要是可能的话,我想方设法阻止它一个劲儿冲到后方去。在汉城北面几里路,我碰上了第一批败兵,他们想尽快南逃到汉城去。他们把武器抛掉了,只有几个人还带着步枪。我把吉普车横在路中心,阻止这条人流,然后设法找出他们的长官来。以前我从来没有这种经验,我希望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因为要设法拦住一支败军,就等于拦一次雪崩一样……(《志愿军战事珍闻全记录》,胡海波著,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

相关新闻